首 頁 |關於香海 |圖文館 |套書館 |影音館 |禮品館 |連絡我們 |▣新網站(歡迎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 我的購物車 | 加入FaceBook網路電子報 | 滴水書坊
  隔離線外的風景-
跋山涉水見證慈悲的腳印
  叢書系列:
  作者:佛光山印度沙彌學園/林少雯
  出版日期:2020/1/10
  頁數:336
  編號:
  ISBN:978-986-97968-2-8
  原價:340
特價:340  會員價:340
 
 
 
 
 

感動到想哭 林少雯
香海文化採訪團隊,不畏溽暑,由執行長妙蘊法師帶領,總編輯賴瀅如和作者林少雯隨行。為撰寫《隔離線外的風景》一書而來到印度。五十度的高溫,化為熱浪,在印度各地蒸騰著。異常的高溫,連續幾天還上了國際新聞版面。
我們先靜下心來追隨佛陀的腳步,虔誠的朝禮聖地,佛陀在我心深處,不斷為我們加持,我們也感受到佛陀希望在印度復興佛教的心意,星雲大師也發願要找回兩千多年前佛陀在印度大地上所弘揚的聖教,讓慈悲願行的步履重踏斯土。我們專程前來採訪德里沙彌學園的小沙彌們,他們正是佛光山為復興佛教所培養的小小幼苗。
我們在聖地的陽光下打坐,在聖地古蹟磚塊上靜思。心靜了,心中只有佛,感覺不到空氣是熱還是涼。在與佛印心的過程中,感受到佛力加被和佛陀對小沙彌們的期望。
然後,帶著寧靜的心,我們飛回德里。德里氣溫五十度。慧顯法師說,德里沒有真的五十度啦,氣象局說體感溫度只有四十六度。
夏天在五十度高溫,冬天在一度低溫中學習和生活,沙彌學園的法師、老師和小沙彌需有超強的耐力,既要耐熱也要耐寒,這也是一種修煉吧!不是捨不得開空調,而是這裡缺電,用電超過限量即會遭到重罰。
採訪過程中,學園的法師、老師和沙彌們,以及園內的一草一木,都堅強到令人想哭,思及此,啊!眼淚真的忍不住掉下來了。
來到這裡,慧顯法師少不了給我們排課,我們也藉著給沙彌上課的機會,更近距離觀察和了解沙彌的學習態度和程度。沙彌們除了上印度一般學校課程中的世間學,也上佛學課和學習各種梵唄唱誦。我們給沙彌講課時了解到他們的中文程度,他們學習了中華文化中的儒家和佛家思想,也認真學習印地文、英文和巴利文。
沙彌學園成立將十年了,沙彌漸漸長大,個個威儀出眾,從出版過的四部「沙彌日記」中,我們也看到沙彌的成長,從小可愛到現在的自在莊嚴,他們的心改變了,因為灌注了人間佛教的精神內涵。
在這部新出版的日記中,沙彌的境界高了,我們可以從書中一窺究竟。沙彌絕不是一轉眼之間就長大了,而是佛光山澆注了多少心血栽培出來的。香海採訪團隊一趟印度行,看到慧顯法師帶領著老師們如何茹苦含辛的、如何夜以繼日的、如何廢寢忘食的、如何一心一意的教養著每一位沙彌……如同愛惜一株株嬌嫩的小幼苗那樣,日日澆水,時時關心,刻刻觀察,那種呵護幼苗成長的不眠不休,令我們敬佩,也讓我們感動到無言!
從一篇沙彌的日記中,我們即可了解他們是否長大了:

如果有人問我參加義診是「修行」嗎?我的答案是「當然是!」。
一、付出時間和體力,這是「布施」。
二、用「慈悲心」去面對一切有理、無理的人和事,這是「持戒」。
三、接受生活種種的不便,這是「忍辱」。
四、七場義診,每天服務十小時,這是「精進」。
五、藥局在處理病患的藥時要專心計算,不能有錯,這是「禪定」。
六、要處理「黃牛票」的事要用「般若」。
請問這點點滴滴不是「修行」,那是什麼呢?

讀這樣的一篇日記,我們就知道佛光山所栽培幼苗茁壯了,沙彌長大了、懂事了,佛光山要在印度復興佛教的願力,是指日可待的。

增上道心,漸與佛同 心保和尚
二○一九年十月十九日起,為期十三天的印度祝福關懷之旅展開。這次有因緣能到印度一趟,萬緣具備外,感到歡喜非常。回到佛陀的故鄉,更能夠了解佛陀當時在印度的情形。接觸大地,景物所及,與佛接心,感受佛的大慈悲,降旦人間,實在難能可貴,稀有難得。

幾場幾地的三皈五戒,看到佛教在印度的希望,心、佛、眾生三無差別,覺悟的人就是佛,我們的本心就是佛,我們本來的悲心智慧,本自具足,能夠提醒自己,才能增上道心,漸與佛同。

來到德里的沙彌學園,也感到深切的感動。沙彌的教育,當然不容易,每個沙彌在這艱難的環境,除了上課學習之外,還要典座勞動,學習種種的度衆善巧,自動自發,自立自強,深耕沙彌學園,在當地受到肯定的信譽。

教育是長久之計,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勉勵沙彌,經得起風霜雨雪,耐得住冷熱酷寒,茁壯長大,在佛光山星雲大師不忘初心的提醒下,再次光大佛教於印度。

盡心盡力培養好苗子 心定和尚
我們的師父上人星雲大師,五十多年前開創了佛光山,他的慈心悲願是要「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常流五大洲」。現在遍布在全世界五大洲的三百多家佛光山道場,已經落實了師父上人的慈心悲願,靠一個人打拚出來的教團,真的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在三百多個分院道場中,印度的三個道場是比較特別的。一是加爾各答禪淨中心,妙如法師在那裡照顧華僑信徒,同時教導一些女青年,陸續送到臺灣佛光山教育系統深造。

二是在菩提伽耶,釋迦牟尼佛成道的那個地方,是佛光山印度女子佛學院,附設育幼院,由妙軒法師和幾位女眾法師照顧學生及小孩,都很有教性,很有善根,前年十二月分,全院的學生及小朋友,一起受三皈五戒。

三是在德里郊區的佛光山德里文教中心,由慧顯法師負責。這是佛光教團屬下一個非常特別的單位,有什麼特別呢?要請讀者諸君用心閱讀這本「沙彌日記5」《隔離線外的風景――跋山涉水見證慈悲的腳印》,就會讓你感受到非同凡響,非常特殊的教育方式,感動、歡喜、讚歎與敬佩!
沙彌日記第五集,慧顯法師特別邀請香海文化編輯部來採訪、出版,重點是以沙彌參與慈善義診隊的心得報告為主。沒有想到香海編輯人員,閱讀了沙彌們每年隨義診隊參與義診的心得報告,深受感動,就將星雲大師要在印度散播佛教的菩提種子的悲心悲願,追溯他的歷史,所以由本書的第一篇「交會在印度」,第二篇「我的小沙彌」,進入到沙彌學園的成立、招生的過程,教學的善巧方便,展現出每一位老師的無限慈悲、無比的耐心、不退轉的堅持。有些狀況會令人心酸,有些地方會令人歡笑,有些情況會令人敬佩不已!

第三篇「慈悲的腳印」,才進入義診的主題,不論是醫師、義工、沙彌,他們救苦救難的菩薩精神,是真真實實的人間菩薩,沙彌們竟然可以擴充作醫師與患者之間的翻譯家,學會了清洗傷口、敷藥包紮、配藥、包藥、也會扎針。在偏遠貧窮的部落,一生都沒有看見過醫師是什麼樣的人,對這些小沙彌的扎針方式,幾乎會奉為神明,這些村民,不可能視小沙彌們為「密醫」、是「蒙古大夫」,對所有的醫師、義工、小沙彌們都充滿了感恩的眼神與表情。

第四篇才真正是「沙彌日記」,天真而實際的表白,他們從參與慈善義診隊中,看到很多貧窮、疾病、痛苦的生命,看到無奈、無助的眼神,使他們更加珍惜自己已經翻轉的生命,更激發他們「眾生無邊誓願度」的菩提心。如慧顯法師說的:「在教室,說了一千遍慈悲、一萬次慈悲,都不如他們親眼見到疾病、痛苦的眾生相,徹底的明白,什麼是慈悲,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

我希望人人都能有緣看到這本書,尤其是佛光人,看了這本書以後,更會明白人間菩薩教化眾生的善巧方便!也明白在印度培養好苗子是那麼樣的不容易。
世界很美 也很苦
用繩子和竹竿圍出的隔離線
是義診現場的風景
孜孜不倦的人間行者無有界限
唯有一步一腳印建設人間淨土的美好


《隔離線外的風景》延續《聖地行腳》,記錄慧顯法師奉星雲大師慈命,前往印度創辦沙彌學園,帶領來自印度六個省的孩子,從完全沒有佛教概念,沒有中華文化的背景,到能背誦中文經典、唱誦中文梵唄,更追隨大師的腳步,延續佛法的傳播,將佛教重新帶回印度,讓人間佛教落地實踐。

而從二○○九年開始,印度德里中心每年展開義診活動,持續不間斷的幫助需要的社區鄉民,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義診醫療,真實的呈現菩薩救苦救難的精神。隨行的沙彌們,從開始的懵懂,成長為義診的最佳幫手,無論是醫師與患者的翻譯溝通,還是清洗傷口、敷藥包紮、包藥等等,從實際參與中,體會慈悲的演繹。

在沙彌們的「沙彌日記」中寫著:「這個世界上,真的無奇不有。我體悟到『天堂』和『地獄』,其實是在『人間』!」這句話是所有沙彌從義診這震撼教育中,學習到佛所說「八苦」的實相。

天真而實際的表白,真實透露出沙彌們從參與慈善義診中,看到更多貧窮、疾病、痛苦的生命,看到太多無情、無奈、無助的眼神,使他們更加珍惜自己現有的生活,更激發他們原已存有的慈悲心。可以說,透過教育而翻轉的生命,未來無可限量!

如同慧顯法師所說:「在教室,說一千遍慈悲、一萬次慈悲,都不如他們親眼見到疾病、痛苦的眾生相,而能徹底的明白,什麼是慈悲?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
增上道心,漸與佛同/心保和尚
盡心盡力培養好苗子/心定和尚
感動到想哭/林少雯

交會在印度
來了來了 印度佛光山來了
到了到了 沙彌學園到了
來到這裡全部平等
我們要好好栽培他們
入學離家千里遠
沒有教不會的學生 只有不會教的老師
第一次親屬會的肯定
大白鯊其實很溫柔
沙彌聰明伶俐也會搗蛋
學園為沙彌開什麼課?
讚美讚美再讚美
只要你願意成材 我願為你犧牲
師公是佛還是菩薩?
學長學弟情感似手足
沙彌剃度時刻

我的小沙彌
捲起袖子努力做
多才多藝什麼都做
堅強到令人想哭
有緣的孩子在哪裡?
小沙彌語言學得快
你長大慢慢就會知道了
難以入口的青菜
沙彌回鄉辦護照
遺憾事不再重演
生病了怎麼辦?
沙彌的日常生活
練功學武樣樣來
勇度老師勇渡而來
栽培翻譯人才
翻轉孩子的未來
歸零的決心
逼自己學印地語
阿川老師的中文課

慈悲的腳印
打開義診那扇門
十年義診之路
使命必達的戶外教學
從來沒有人對我這麼好過
發揮人間佛教精神
黑暗中的腳步聲
明年還要來
踏著感動而來
千奇百怪的病症
仁心仁術救苦救難
直下承擔
吃不好睡不好都是小事
參與覺得幸福
在漆黑中看診
南印度 我們來了
你們像是我的家人

沙彌日記
義診現場就是教室
五顆星星回來了
證明自己是個有用的人
我思故我寫

佛光山印度沙彌學園
2010年4月,佛光山開山宗長星雲大師慈示「德里文教中心」成立沙彌學園,以培養佛教未來的弘法人才。中心主任慧顯法師奉大師慈命肩負起教育印度菩提種子的使命,為中興衰微已久的印度佛教,希望從質樸的少男著手,傳授他們人間佛教的精華,培養他們各項技能,期許他們光大佛法,續佛慧命。

德里文教中心的沙彌都必須經過嚴格訓練,不但要學習出家人的五堂功課,出坡作務、威儀訓練等,也要接受印度的教育制度,學習歷史、科學、地理及數學等科目。作為一位弘揚佛法的僧侶,沙彌們都需具備良好的語文能力,因此,語文訓練是不可或缺的,中文、英文、巴利文及印地文都需具備。

至今辦學邁入第十年,學生人數從第一年的5人增加到目前的89人。學生來自北印度的「北方邦」、「克什米爾省」和「比哈省」,東北印度的「特里普拉邦」,東印度的「西孟省」和南印度的「馬哈拉希特州」;族群有「釋迦族」、「拉達克族」、「亞麗安族」、「摩克族」、「龍族」和「大吉嶺人」等六種。

林少雯
世新圖書資科畢業,玄奘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自由寫作。
作品有散文、小說、報導文學、兒童文學、劇本等。曾獲中山文藝獎、中央日報文學獎、中國文藝散文獎章、聯合報環保文學獎、台灣省文學獎、省新聞處短篇小說獎、海峽兩岸漂母杯文學獎及首屆全球華文散文大賽優等獎。
出版著作六十種,經常入選「好書大家讀」及新聞局、新聞處「優良讀物」,兒童文學作品被選入國小國語課本及補充教材。報導文學作品幾乎與綠色的植物世界有關;為孩子寫的讀物也都洋溢著綠意,充滿環保意識。文壇大老林良讚美她是一位「綠色作家」,也被台灣文壇譽為「綠化天使」及「環保天使」。近年來致力於豐子愷《護生畫集》的研究、賞析和推廣。
林少雯喜歡讀書、旅遊,徜徉於大自然中,認為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人類應該尊重和愛惜自然,與自然融洽相處。

沒有教不會的學生 只有不會教的老師
教養沙彌不容易,是一門極大的學問,這學問沒有一定的標準,面對不同的沙彌,得要隨機應變,因材施教。

慧顯法師說,星雲大師給學園一個很明確的指導方向,就是要用愛的教育、用啟發的教育來教導沙彌,給他們信心和鼓勵,陪他們成長。師父常說:「沒有教不會的學生,只有不會教的老師。」秉持師父的教育信念,以此當成最高指導原則,來對待每一位沙彌。

能有因緣來到學園的沙彌,都是與眾不同的,我們不會認為學不好的沙彌他就是笨的,而是老師自己要思維,為什麼這沙彌教不會,要用什麼方法引導沙彌,讓他聽得懂、讓他了解、讓他能接受,所以老師自己就要研究教學和管教沙彌的方法。有的沙彌不打不成器的,就要
忍心去體罰他;有的沙彌打不得、罵不得,就要用柔和的方式去引導他,他才會聽進去。
慧顯法師舉一位沙彌為例。這位沙彌從小個性剛硬,那時八歲,才進沙彌學園不久,做錯事不肯低頭,罰他跪兩枝香照跪,沒問題;罰兩餐不給他吃飯,也沒問題,忍餓面不改色。用這些方式處罰他,仍然不認錯、不悔改,個性如此剛硬,真拿他沒辦法;但這位沙彌也不是壞,只是拗,不服氣。了解他的個性後,我們就跟他好好說、好好談道理,從內心調伏他。跟他好好說道理,他倒是肯聽,心軟了,聽進去,受教了,有一天他在日記上寫出經歷這件事的心情,老師看到日記的內容,能了解他是一位非常貼心的沙彌。我們檢討對這沙彌的管教,用強硬方式是沒用的,對這種剛硬個性的沙彌,不能硬碰硬,要來軟的。

每位沙彌背景不同,性情各異,每個人都是獨特的、唯一的,每位沙彌都是一本書,等著你、我去翻閱和認識書中的內容。
慧顯法師又舉個例子,他說有些沙彌會撒嬌,非常希望老師注意他。
有一次,一位沙彌膝蓋撞了,紅腫一塊,跑來找他,他拿了藥膏幫沙彌塗擦患部,很多沙彌在一旁靜靜看著法師在幫同學擦藥,可是有一位沙彌就跑過來說他也要擦藥。慧顯法師笑著問那位沙彌,你怎麼啦?哪裡痛?沙彌說蚊子叮,腫一塊,癢癢。知道這是來撒嬌的,也不拆穿,就用蘆薈膏給他擦一下,這藥膏擦了無傷大雅,是一個安慰劑,適時的疼他一下,讓他覺得自己受到重視,沙彌就滿足了。
慧顯法師認為每位沙彌在家都是父母的心肝寶貝,來到這裡,我們也要像父母般疼愛,把他們當成心肝寶貝看待。

管教要有成效,方法很重要。慧顯法師時時謹記師父說的「沒有教不會的孩子,只有不會教的老師」這句話,常常拿出來咀嚼和應用。

你長大慢慢就會知道了
沙彌學園創校後,孩子陸續進來,年紀小又初離家,有的孩子還不會料理自己的生活起居。沙彌離開俗家、離開父母,來到這裡,老師的角色就像是他們的父母,必須擔起一切的教養責任。

沙彌六、七歲,印法老師幫他們洗澡、洗衣服,大約三年後,他們就可以自己洗澡、洗衣服了。沙彌剛來時,刷牙的方法不對,印法老師一位一位教他們如何正確刷牙,教他們怎麼洗臉,也教他們怎麼洗澡。

沙彌來到陌生的地方,心中難免慌亂,不知道如何自處,更不知如何與同學老師相處,老師也是從零開始,還要加上很多很多的耐心和愛心。

沙彌學園開校第一屆時,還沒有學務組、總務組……一切的一切,該做的所有事,就由當時的幾個人全部包辦,包括早課、晚課、洗衣、打掃、接待、煮飯、行堂、打板等等,那時也沒洗衣機,客人來了,客人走了,慧顯法師親自用手洗床單,洗到皮膚都破了。

沙彌當起學長時,他們也須負責照顧沙彌學弟。學長幫他們洗衣服摺衣服、洗澡、補衣服、補襪子。半夜沙彌學弟要去上淨房,自己一個人不敢去,學長陪著他去。

每年面對一批新生,老師還是得從頭開始;不同的是,經過許多年的訓練,大家都知道該怎麼做,可以讓沙彌儘快進入狀況。印法老師說,曾經有拉達克的四位孩子來學園就讀,年紀有六到八歲,其中一位六歲的沙彌,對德里的氣象很不理解,因為他從小生長和熟悉的故鄉拉達克,氣候四季分明,他年紀小但觀察力強,會注意到季節的變化,也感覺到氣溫的不同,所以剛來德里時,總是非常困惑。有一天他問印法老師:「為什麼太陽不在天空中?」印法老師的手指向天空說:「在啊!那不是天空嗎?」沙彌還是不理解,因為他沒看到天空,他印象中拉達克的天空是藍色的,德里的天空是灰濛濛的看不到藍色,他以為天空不見了。他又問印法老師:「冬天什麼時候來?」老師說:「現在十二月,就是冬天啊!」他說:「冬天會下雪,這裡沒下雪啊?」沙彌的問題,印法老師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剛好有一位義工老師在,他跑去問義工老師,但老師聽不懂拉達克語,不知道孩子在說什麼?沙彌更困惑了,又跑來問印法老師,為什麼他講的話老師聽不懂?

六歲的沙彌,他以為全世界的人都講一樣的話。印法老師說,你問的那位老師是新加坡人,所以聽不懂拉達克的話,而沙彌不知道什麼是新加坡。印法老師說世界很大,有很多很多不同的地方、有很多很多不同的人、有很多很多不同的語言。沙彌又問,老師是人,為什麼聽不懂人的話…印法老師只好對他說:「你長大慢慢就會知道了。」

義診現場就是教室
沙彌參與義診,最多的一次有十四位。沙彌將患者說的印地語翻譯成中文,詞語不夠用時夾雜著英文;醫師講中文,沙彌翻譯成印地語。除了翻譯,沙彌也因為義診活動,學習行政協調,像是義診地點和時間的安排、用餐時間的調配等。沙彌學習到最多的是,醫師看診時教他們認識患者的症狀、病因和病理,並學習認識針灸。看診現場也常出現一些必須緊急處理的狀況,如病人暈針、癲癇發作或忽然尿失禁等,醫師須當場處理,沙彌在一旁協助並學習。這像是課堂搬到戶外,義診現場就是教室。

有一次義診團隊到一所學校,因為地方小,動線流程不順暢,外面在排隊,裡面也很擁擠,慧顯法師跟一位沙彌說,為了維持看診品質你要把關,不能讓外面的人衝進來,他們必須先領號碼牌,一位一位登記,一位一位叫號,叫到號的,先到護理站量血壓,最後才分診到醫師那兒,不可讓患者隨便進來。

沙彌站在門口很負責的維持著,村人看他是一個孩子,不肯聽他的,依舊要衝進來。這位沙彌年紀小,塊頭卻不小,很盡責的去跟不守規矩的人理論。慧顯法師看到場面似乎就要衝突起來了,把沙彌拉到一邊,讓義工處理。

慧顯法師看機會教育來了,告訴沙彌,現在有幾種情況:第一種情況是他打你,那你吃虧啊!這樣好嗎?沙彌說不好。第二種情況,他打你後你打他,兩個人打架,如果旁邊剛好有記者在拍照,這樣好嗎?沙彌也說不好。既然他打你不好,你們打架也不好,這種情況下,你就不要跟他爭你有理他無理,應該圓融一點,要忍辱。本來沙彌一臉狐疑,一心按法師的指示執行任務,決心完成。這下聽法師這麼說,也就改變態度,心開意解,不再執著了。

有些事,有些時候,出家眾不方便做,不要說跟人動手,即使只是跟人吵架,也是很難看的,有失威儀。星雲大師常說「有佛法就有辦法」,出門在外能忍就忍,佛法是圓融的,總能想出辦法。

義診期間,沙彌的家屬輪流前來義診站點,讓忙於服務的沙彌更是歡喜非常,有的親屬是來求診、有的來協助義診工作、有的準備了點心與大眾分享。

一句簡單的分享,有著不一樣的願心。「多年前我兩手空空來到沙彌學園,沒想到幾年以後,我帶著滿滿的學習回到了家鄉,能有這個機會為家鄉的人民服務,希望能以我為榜樣,帶動家鄉的人。」乘良在義診結束後的分享會上說很高興有機會來到北方邦義診,因為這是他的家鄉。來自拉達克的乘悅說,目前還未有機緣回到拉達克義診,《父母恩重難報經》中記載,佛陀曾在行腳時禮拜一堆白骨,弟子不解的問佛陀,佛陀指著白骨說那是自己多生多世的父母。所以我們在義診中所服務的大眾,亦可能是自己多生多世的父母,因此我很歡喜來義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