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宏眨眼全集
作者:陳宏
出版日期:2012/7/1
頁數:1640
編號:
ISBN:978-986-6458-46-0
原價:1200
特價:1200  會員價:1200
 
 
 
 
打從以注音板拼字的第一篇文章〈抓住生命,勇往向前〉開始,數百篇的文章,數十萬的文字,在兩人合作中完成,我非常珍惜那四千多個晨昏相依,互敬互愛的時光。隨著一篇篇文章的誕生,眾緣和合而成的新書發表了。我擔心的事還是躲不過,他那轉動靈活的雙眼慢慢的弱了,抓著他眼神示意的瞬間倍感吃力,也常因其所云不知何意而心裡發慌,在第七本《我在 燈在》發表後,暫停了比他生命更重要的寫作。有一天我問他:「每天看電視、讀書,會不會沒趣?覺得自在請看我」,他慢慢地將眼球轉向我,他做到了「隨遇而安」、「修行在生活中」。他永遠是我心中的大樹,不滅的一盞燈。───劉學慧,陳宏的愛妻;漸凍人協會理事長

我在出版界服務,曾出過很多的書,但是沒有一本書像這本,給我這麼大的震盪、這麼多的啟發、這麼深的感動,讓我已漸冷酷的心解凍。在名利中翻騰,大家都是漸凍人,請來看這本書,讓自己的心除霜。───馬西屏

形骸皮囊的障礙顯然鎖不住他處處位人設想的仁厚,細膩更甚往昔的感情,框不住他蘊蓄得深邃、浩瀚的心靈。掀除往昔不肯稍息的負荷後,學佛悟道,使他為自己、也為別人闖開了最珍貴、最活潑、最自由,也最無可拘限的心靈馳越。───梁丹丰

專文推薦───(按姓氏筆劃排序)
心定和尚、王安祈、王西麟、永芸法師、朱立熙、李家同、周進華、周慧珠、星雲大師、馬英九、馬西屏、郝龍斌、柴松林、梁丹丰、陳文魁、陳宜、彭蕙仙、黃啟訓、趙翠慧、蔡青樺、蔡孟樺、劉智惠、鄭春桂、鄭石岩、蕭萬長、覺培法師
臥病在床十餘載,活在這個框框,「地」實在夠窄了。誠然,這是無可奈何的事,只有拓展「心寬」的境界,來平衡「地窄」的現實。心寬忘地窄,正如山不轉路轉,堪可謂天無絕人之路。 ~陳宏

他是飛鳥,他是大樹───他是陳宏:身不能動、口不能言,只能用「眨眼」和外界溝通,以注音板眨眼寫書十一年,超越病苦譜出35萬字金氏世界紀錄。現在,陳宏的眼睛已經無法眨眼寫書了,香海文化特別集結2001年10月至2010年3月「瞬凍生命的樂章」文稿,完整收錄七本創作360篇文稿,依時間排序編輯成四冊,外加一本別冊(收錄37篇原書中的序文、附錄,以及陳宏寫作年表)。

才華橫溢、博學多聞的陳宏,寫作題材豐富宏觀,字裡行間難掩渾厚的人文底蘊,談畫、談戲、談攝影、談教育、談醫病照護…,談天說地、論事道物中,給人信心、給人歡喜、給人希望,也爲生命存在的價值開創新典範。現代人生活壓力大,非常適宜多多接觸閱讀陳宏的著作,作為勵志、紓壓、轉念的心靈資糧。
 
陳宏眨眼全集(一)那一片藍天
1.抓住生命,勇敢向前 2.雞同鴨講的笑話 3.半杯水的哲思 4.那一片藍天 5.轉念,心平氣和 ……

陳宏眨眼全集(二)能笑有多好
1.跟爸爸一起過節真好 2.無緣大慈 同體大悲 3.無聲勝有聲 4.醫護本是一體 5.潛移默化 開花結果 ……

陳宏眨眼全集(三)活在眾生中
1.緣分是什麼 2.樹大不礙花香 3.身病心不病 4.此一時也,彼一時也 5.物歸原處 知易行難 ……

陳宏眨眼全集(四)樹蘭花飄香
1.從無始中來 到無終中去 2.吉兇禍福 業力牽引 3.天道不可違 4.化解迷惑 豁然開朗 5.謹以六和敬 祝賀新政府 ……

陳宏眨眼全集(別冊)
1.劉學慧序/感念 2.陳宏寫作年表 3.認識漸凍人 4.《眨眼之間》、《生命之愛──在眨眼之間》、《頑石與飛鳥》、《我見過一棵大樹》、《苦,也是一種豐富》、《自在的少水魚》、《我在 燈在》等七書中的作者序、推薦序、附錄、編後語
 
資深新聞工作者。曾任大華晚報主編、主筆,中國郵報攝影雜誌總編,於世新大學前身傳播學院任教二十餘年。

攝影名家。歷任各大影賽、影展評審,並輔導各大專院校攝影社團多年。曾在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行「陳宏國劇專題展」,開風氣之先。

著有套書《陳宏文存》八冊;《攝影一席話》、《攝影漫談》四冊等。罹患俗稱『漸凍人』的運動神經元退化症,病後以眨眼的方式出版了《眨眼之間》、《生命之愛》、《頑石與飛鳥》、《我見過一棵大樹》、《苦,也是一種豐富》、《自在的少水魚》、《我在 燈在》等七書。其中,《眨眼之間》獲2003年新聞局推薦中小學優良讀物、2012年新北市教育局推薦中學優良圖書,《我見過一棵大樹》榮獲2006年全球生命文學創作獎。
 
【試讀一】抓住生命,勇敢向前
病了,這場病來得似乎突然了些,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連辦公室的物品也來不及收拾,就一病不起,是漸漸地全身癱瘓,連累家人、朋友,煩擾可敬的醫護群,也浪費不少社會資源,心境上是懊惱、怨悔,灰濛濛一片。

及至經上師指點,我才驀地發覺,是何其幸運,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能得到那麼多識與不識人士的關勉,於是愧疚之意、感恩之心,油然而生。

凡事不能只從一個角度看。就像在成長歷程中,備受艱辛的我,早就兢兢業業,只知向前看、向前走的習性,不可能因回首前塵而停頓。但是朋友與家人的合作,已從形同廢物的故紙堆中,為我篩選出近百萬字的舊作,集結成書,這是我過去想也不會想的事。

由於病困臥榻,才體會到佛家說的「放下」與「諸法皆空」的妙趣,生老病死,本來就是人生的必經路程。假如我還是活蹦亂跳,將很難覺察到自己已是老之將至、老之已至;也很難領會到原來世俗諱言的死,並不足懼,事實上,「生死學」在不少學府已成一門顯學。而佛家不言「死」,卻曰「往生」,意境尤屬高超。

所以我可欣然地表示:「我要搬家啦!」人的肉體、軀殼,好比是公寓,既然柱已毀、樑已朽,也只好搬家,只是希望我走了,那些白紙黑字,仍然活著。因此,我要抓住任何多看它們一眼的機會,逐句逐字叮嚀:「你們要好好地活著!

【試讀二】神遊突困一樂也
看護說,大陸已開放遊客到臺灣觀光,她問我可有打算邀我弟弟來看我?我表示沒有,她似乎很失望。接著說她很想看看生活在不同環境,各自功成名就的親兄弟有何不一樣?

其實在我病倒住院後,就可由醫院出具證明,申請弟弟的入境簽證。我之所以沒有那樣做,是想到了見面後又如何?弟弟本來是經由河北省保送到北京師範大學深造,畢業後理應服務桑梓,但在當時開發大西北的洪流中,卻被沖到了青海。編過雜誌,辦過報紙,在學校擔任過講席。寫得一手好文章,工古詩、擅書法,被尊稱為「西寧才子」。

像這樣的人物,在文革浩劫來臨時,當然首當其衝,折磨、屈辱不在話下。黑暗過後,弟弟做了領導級的官員,主管廣播電視事務,但不失文人本色。

我很能理解,從那般歲月走過的大陸知識分子的感懷,他們有理想,有深藏不露的奔放豪氣,遇有缺口,在情感上將一瀉千里。以前讀過一些大陸作家寫的悼念故舊文章,真的是聲淚俱下,好似在一吐自己的胸中積鬱。

大陸作曲家王西麟,與我有數面之雅,談得投緣。他突然聯繫不到我,去信不回,去電沒人接,向臺北的朋友打聽,也不知下落。後來才知我得了不治之症,住進醫院。他趁應邀來臺發表新曲之便,到醫院來看我,一進病房就紅了眼眶。據說他離開病房後,竟放聲大哭,浩嘆上蒼不公。

我真不敢預料,弟弟果真走進病房,是怎樣情景?我身不能動,口不能言,遇到激動場面,對現狀一定不利。而經長途跋涉,因心臟宿疾,戒了菸酒的弟弟,有多少負荷能力,也難估測。何況既到臺灣總要四處走走,我家人丁不多,各忙各的,只要各有快樂的成就感就好,我近在咫尺,已習慣那種寂靜,但遠自天邊來的人,總不能讓人困坐病房,淚眼相對。

經反覆思考,不如藉由弟弟的「文集」,神遊西寧,與他同看青海湖的冬冰解凍。

青海湖的冰,白天吹走了,晚上又吹回來了,十天以後,就再也不回來了,化成湖水了。 化,是多麼的偉大和艱難;一湖寒冰化成一湖春水,要經歷多少反覆鬥爭。春天勝利了,春天來了,青海湖春天的故事,是驚心動魄的。